爱上那抹冰蓝

一个小透明

【同素】(all素) 红莲

        写在正文之前:以前写的,结果写不下去了。第一次写文,不太好,但是好歹写出来了,见见太阳。

夕陽西下,橘黃色的霞光披在大地上,帶來絲絲暖意,林間小道,兩條人影一前一後,心思各異,沉默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者紅衣紅髮,面容精緻深邃,眼神銳利,雙手負于身後,高貴的氣質在舉手投足間淋漓盡顯。一者紫衣紫髪,后負劍盒。

        二者正是甫出葬天關的玄同與紫色余分。紫色余分一臉煩躁,他早就厭倦了沉默,有話想說,但看前方一言不發的惋紅曲,顯然不想理他,他明白對方性情,也不惱,快步走上前,擋住前路,問到:“明知道身邊的人有話想說,你偏偏不應答,真沒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玄同淡淡答道:“我不想閑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先滿足我的好奇心,之後隨便你怎麽裝啞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為什麽要滿足你?”依舊是毫無起伏的聲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不到你竟是森獄之人,還是一名皇太子,不過,聽你剛才話意,你似乎並不戀棧皇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劍才是我所追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難道聽不出你的兄弟對你十分憤怒嗎?他根本把你看的太重要了!竟要為你毀去天下之劍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天下用劍之人何其多,只要心中仍存劍意,外形之劍便不會消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但他眼中只有你,而你的眼中只有劍,世上最可惱的事,就是他人千方百計想跟你競爭,而你根本不把他人的競爭意識當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競爭要站在同一個立足點,我與他,毫無競爭的交集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對皇位無意,那你父皇為何還要立你為太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父皇的玩笑吧”滿滿的毫不在意,紫色餘分不禁無奈嘆道:“我太能理解你兄弟對你的憤怒了!接下來,我們去哪裡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論劍海。”輕輕拋出三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怎麽走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還走得這麽從容?!”紫色餘分氣結。不禁為自己攤上這麽個主子而默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倏然,一股淡雅香氣襲來,指點路途後又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紫色餘分深吸一口香氣,調笑道:“這麽好聞,肯定是個美人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玄同睨他一眼,聽聲音明明是個男子。“走吧”,抬腳向論劍海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的論劍海,人頭攢動,只因評劍大會即將公佈榜單,凡事必插一腳的秦假仙自然不會錯過這等盛會,浸淫武林多年,他預感到今日必有大事發生,只等著看好戲了。

       只是他不曾料到,會見到自己掛心已久的素還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評劍名次已經列出,眾人議論紛紛,忽而,聽論劍海的人喊到:“時辰已至,請主持人出場!”眾人紛紛尋聲望去,极目中,但見一條儒雅身影款步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持人桓正修雅彬彬有禮道:“今日論劍海之評劍盛會,感謝諸位參與,相信在場諸位對劍都有一定的見解,現在讓我一點現場之人評劍。”桓正修雅掃視全場,奪目的紅色吸引了他,他一眼看出這位紅衣劍者造詣非凡,便首先點了他,評第六名之劍譜。

         玄同對劍向來要求甚高,第六名之劍,怎入他眼。冷冷道:“下乘之劍,不予置評。”如此高傲的態度,頓時有人不滿,出聲反駁,“你連看都沒看,憑什麽這麽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甫入場時,諸位就已經翻看過桌上劍譜,我也一樣。但令人再三拜讀的,只有劍柄處這本《觀劍不則聲》。”此言一出,底下再次炸開,桓正修雅眼中閃過一絲贊賞,之後又饒有興趣地欣賞了一場關於劍柄的爭論,幸有倦收天當和事佬,事態並未擴大,評劍仍然繼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金銀二人趁機尋找魄如霜,忘俗賀無懷對《九陽天訣》的評論另桓正修雅十分詫異,只覺此人隱隱泛有邪氣,更似乎對倦收天有所不滿。但,這並非他所關心。

        《松月閑詠》劍譜之點評,無人站出之際,天外傳來一道溫潤的聲音,伴著熟悉的詩號:“半神半聖亦半仙,全儒全道是全賢。腦中真書藏万卷,掌握文武半邊天。”紫光燦耀,蓮香輕送,天外一人緩緩降落,飄然身姿,恍若神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秦假仙早在聽到詩號那一刻就難掩內心激動,眼眶泛紅,高聲脫口而出:“素還真,是素還真啊!”眾人一聽,竟是銷聲匿跡許久的素還真!不禁投去嚮往的目光,想要一睹白蓮風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素還真款款而落,玄同自他一出現,便知道他就是那天指路之人。內心不禁對他生出十分的期待,同時暗暗對紫色餘分的“美人”表示贊成。桓正修雅也暗自打量素還真,內心暗歎,清香白蓮果然人如其名。出聲請他評劍。

         素還真接過劍譜,粗略地翻看一番,便胸有成竹,侃侃而道:“此松月劍譜,式中藏式,後勁綿延……其實與《九陽天訣》有異曲同工之妙,應該並列也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桓正修雅正沉浸在此精妙言論之中,聽聞此言,不禁一愣,“願聞先生高見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素還真繼續道:“九陽天訣大巧不工,雖非難學之劍譜,實則卻是精進維艱的武學。……方才賀先生說,以五陽入劍,將可臻九陽之功。其實就已失了劍心。若不信者,請先生閉氣一息,便可感到檀中穴隱隱有一股痛覺泛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如此詬病倦收天的劍法,素還真對此人一點好感也無,但此人也許會成為倦收天的隱患,他在留意,最好將其導正。

         證實素還真所言屬實,賀無懷心有不甘,黑色的紗布遮住了眼中的恨。素還真繼續將劍評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此耐人尋味的評論,桓正修雅不禁贊嘆道:“真是令人受益良多的一套見解,讓人在識劍之餘,更識劍之真道。但不知素賢人能否再對劍柄處那本觀劍不則聲劍譜做下評論。”他相信,素還真不會讓他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素還真回身一看,劍譜正被那位紅衣公子握在手中,不曾放下,可憐他對這本劍譜的喜愛,忍不住對他微微一笑,倒是讓玄同有些微紅了臉。本來想繼續聽這好聽的聲音再出一番珠璣,卻不想,素還真微微一欠身,無聲離去了。

生日快乐!(^O^)y我的少年~

不管你入了什么圈,脑子是个好东西

突然就觉得,人生多艰也没有什么,若是能活得纯粹,毫无顾忌地爱我所爱,也是人生一大幸事。

失眠夜话

白千宿:

我觉得这位太太说的非常好,圈子本来就不大,说句实在的,演员也都不是很火很出名的,这个时候大家不团结起来,让演员们更上一层楼,反而有人非要搞一下小圈子,小团体,批评这个,批评那个,那么,请批评的人拿出你最得意的作品,让大家品品,你有没有资格批评别人的文章。再者,最近圈子里很乱,尤其因为刺客2的播出,在刺客官博下的评论已经有些不堪入目了,再这样下去,受害的只能是我们的偶像。
我知道自己也没什么能够批评别人的资格,但是我能做到看到不喜欢的文直接退出,不打扰作者,也不打扰底下的读者,安安静静的支持喜欢的偶像,这就够了。
最后,我要好好安慰一下 @所思在远道 最近所思受的苦太多了,我们一心一意在这里写文,不是给自己找骂,也不是想让自己整日愁眉苦脸,我们只是因为喜欢的人,喜欢写作。
希望大家多些宽容,多些礼让。
最后我补充一点,太太这个词,是读者对你的尊重,但不代表你就高人一等,有些人,有时候会找不准自己的位置,就像被抬上高位平民,一下子承受不了太多的热情,就会把自己当做一头蒜。可是,蒜说到底还是蒜,如果有一天你太过分了,就跟杂草没什么两样了。


___Yeti ":



人啊,在网路上还是不要戾气过重。
隔着屏幕,披着马甲,动动手指就能有自己的一方天地,不管写什么,发什么总会有观众,时间长了,久而久之,就会觉得自己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评判者,无包袱地去批判其他人。
写出来的东西,传达出来的思想,都是自己单方面的所见所闻,从本质上来讲都是很局限,很狭窄的。
因此我们任何一个披着ID的人,都没什么资格去成为另一人的评判者。
你说他错,他回你多管闲事,这样一去一回的争执是永无止境且毫无意义的。
而且,但凡参与其中的人,好像总是会忘记,网路在提供给你互相争执辱骂的平台的同时,还提供给了你自由选择的机会。
喜欢就点开阅读,不喜欢则一划而过,多简单的事啊。


写文,写同人文,都是业余时间自己图个乐,喜欢的配对不同,乐衷的口味不同,自然而然就会有许许多多的角色组合衍生。当真是没有必要为了文章内的角色组合的标签而去吵些什么,发泄的可能是一时怒火,但是评论里留下的却是长远争执的开端。
本就图个乐的事,闹到如此沸反盈天的地步,是十分不值当的。


将对于从角色本身的感情衍生道饰演角色的演员身上,再把几个演员本尊作为文章主角来写作的一系列文章,其本质上还是同人文。
文内的主角,可以当做是利用演员本尊的某几个形象特征,塑造出来的全新角色,即对演员本尊所做出的线下二次演绎。
所以,看穿了,rps文事实上还是个虚拟故事,为它们里面的角色组合,或者角色性格去争执吵架,同样也是件十分不值得的事。


每当无休止的争执发生后,总会是有一方败落的,而这败落之后的结果,则常常是以“退圈”收尾。
而这“退圈”在我这边看来,却又是另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说法。
本来就没有“圈”又何来“退”的说法呢?
写文是图乐,今天乐什么就写什么,这段时间乐什么就写什么,随心而为的事哪里还用得着个框来“圈”呢?
有多少人一起经历了无休无尽的争执后,还能对笔下所写的文章始终保持着当初的热情呢?
答案不言而喻。
丧失了热情,不想再为此类的角色组合动笔写字,更甚者还会对以前所写的那些文章产生厌恶,于是就选择,或另找新兴趣或删文消失。
这样的行为,其实这并不能叫“退圈”,不过是自己的喜好,口味,或者想法变了而已。多正常的一件事啊,何必要加上个这么丧气的说法呢?
当然,也会有争执方是秉持着骂到另一方“退圈”为止的想法,去发表言论。在这种情况下,仔细想想,话就又说回来了,本来就没有“圈”,你如何去“逼”人呢?


乐乎上因为标签产生的争执太多了,有的时候甚至会让人对标签产生恐惧。
原是个促进文章分享的好方法,何必又要如此刻薄?手长在个人身上,每个人的想法又不一样,堂而皇之地去限定死人家,实在是一件极其刻薄的事。
若是当真不喜欢了,看得心烦了,那还是那句话,网路给了人极大的自由,右手划一下,不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吗?
何必要去人家文章的评论里大放厥词呢?
言语是最伤人的东西。


妈呀,看了些花絮,执离怎么能虐成这样,执萌萌你受了什么打击?阿离那样示好,你都不再不再相信阿离了。。。

骁离也很有爱啊~官博搬图,不知道还会不会动